我筆下的流年,是你不懂的風月

時間: 2014-12-10    閱讀: 641 次    來源:
作者:

 秋色殘消花千落,醉意初冬誰染霜。冷筆蘸清墨,素紙描風月,誰來解意秋殘章,誰來續寫心斷腸;寂寞點清風,丹青筑銀城,錦瑟流年最芬芳,卻不解,風月成荒。

——題記

陌上初冬,天高意寒,自而遙望云端,明眸清眉鎖深戀。天涯海角,斷水千山,些許愁緒翩躚。文字相依,情誼相偎,墨點流年應問,與誰歡顏?

流云聚散,風情月債,為誰戀,多少時日無言意?冰心傲骨,明眸皓齒,說不完,多少故事疑云秘?紙上流年,筆下相識,可曾念,多少思緒隨風逝?靜靜風月,唇齒輕啟,飲一壺流年佳釀,落滿懷字韻神醉,唱醉相思、唱醉無奈,唱醉自己。

今宵醉,醉問無言意。

本以為相遇,相知,相守,便可以趕著時間的腳步,歲月的牽伴,與你走完平淡而恩愛的一生。可奈何,纖細紅繩隨風斷,緣起緣又滅,你我終化成了一段鏡花水月的故事。那些還未曾說過的話,還有如今遺落在心底的淚,始終在那夜色深黑的寧靜里,侵蝕著我的心和靈魂。

一次次,那些記憶和相思,讓我掩不住淚水,像是突然決了堤,讓我獨自痛徹心扉。為何相守,又為何離棄,那懸掛在黑夜的誓,難道只如流星閃敗。你說那相處的千個日夜,是不是因為一朝分離,便成了你心中的分文不值。連回憶都成了無病呻吟,連問候都成了罪惡和傷害。

有一種傷害,叫無言,于你,無言可以把別人的心擊碎,也可以把自己的記憶流散;有一種痛苦,叫無言,于我,無言可以把傷心堆積如山,也可以把執念掩埋千年。最后,我甘心認輸,獨自蜷縮在歲月的深處,與塵世劃開界限,再不愿,為誰續上煙火情緣。也許,這該死的無言,恰恰成了我滄海的彼岸,將你我之間的牽念,溫存在來世的孟婆碗中、奈何橋邊。

今宵醉,醉尋疑云秘。

有時候,隨著時間的流逝,那些不為人知的答案,會慢慢的裸露在光陰的表面。可如果,這時候,你以為你知道了一切,那就真的大錯特錯了,因為更多的疑問會伴隨著心中的答案生根發芽,因為往往在你以為結束的時候故事才剛剛開始。

剛開始,他說因為你對他好,天天陪著他,他感到可以好好照顧你,呵護你,所以喜歡你。結果后來,他說你太粘人了,讓他連一點屬于自己的空間和時間都沒有了,于是吵著要跟你分手。為了不分手,你不得不答應他,給他更多的自由。

你以為這樣子他就會好好對你,好好過日子了,可沒想到又過了一段時間,他說你太任性太懶惰了,于是又吵著要分手。你又不得不割地賠款,簽了那些不平等條約,這次你想一定可以幸福了吧。

可誰知道,過了段時間,他就直接消失不見了。故事寫到這里,讓人難免有太多的猜測。可對于我,是誰太過貪婪,還是誰太過懦弱,這些都不是我所關注的重點,重點是他們本就沒有那種相濡以沫的恩愛,所以注定無法更改結局。

不要以為把對方的疑慮解決了,就可以高枕無憂了,那些打著愛你卻強迫你改變原來他口中所謂的優點,其實往往是因為他厭倦了你。是厭倦了你本身,而不是你所謂的粘人,任性,懶惰……所以任你如何改變,你還是你,他還是他,終究走到了離棄的結局。

一天天,你漸行漸遠,一夜夜,我漸醉漸無言。誰又曾知那些倚在心底的思念,始終是我無法追問的答案。只是知道有那么一瞬間,你和我的故事會悄無聲息的在心底渙散,甚至你那張素顏傾心的臉,也會成為不再驚艷的畫面。

今宵醉,醉笑隨風逝。

紅塵阡陌,流年吹晚,空心菜也用心灌;世態炎涼,一念修禪,有心人也無心伴。受傷也好,痛苦也罷,一醉而過再而歡。你轉過身,看不到我心碎的眼淚,和我獨自宣誓的不甘和無奈。你留下一個背影,感受不到我軀體的冰涼,每一個細胞都在為你的離去而枯萎。你走出了我的視線,再無法體會我死了的哀求,每一次呼吸都讓我撕心裂肺。

本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了,你走了,那我再沒有精彩的理由了。可世界就是讓人著了迷,有太多的秘密,隨著時間的演繹,一幕幕為我們的生活續上新的開始。你看那秋天飄落的花葉早已被冬雪掩埋,可到了來年春天依舊會在枝頭迎風招展,搖曳風姿。是花,總會開,是夢,總會醒,是生,總會死。一切的一切,隨著韶華的流逝,我對你的愛,卻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變得遙遠而精彩。你看我那一篇篇的文字,不正是我和你說好的不離不棄。

既然曾經為了你醉,那也在醉后將離愁別緒斬斷,把那些曾經的美好回憶和心中的風月,都放在心靈安靜的一隅。或許,來年再次相遇,你我還可以再問候一聲。又或許,來年一個安靜的夜,我獨自一人,邀月色入懷,隨清風起意,再翻開我們這段風情月債,還可以再次感受到年少時的天真爛漫。而現在,就讓一切都隨著清風消逝,歲月更替。

醉過再醒來,一切便清晰可見,可我也知道,醒來還要醉,因為風吹走了曾經的故事,又將會在某一段無心的轉角,吹來未知的情誼。那時的那時,我也許會更懂得如何保護自己,我也許會用更好的方式去愛一個人。而你,將不再明白,我滿箋攜刻的流年。

“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沒交換,無法想像對方的世界,我們仍堅持各自等在原地,把彼此站成兩個世界,你永遠不懂我傷悲,像白天不懂夜的黑,像永恒燃燒的太陽,不懂那月亮的盈缺……”一首“白天不懂夜的黑”,唱出了我心中的思緒。

一個自己不愛的人,無論有多好,無論有多了不起,到頭來終究也只是驚艷了我們年少的時光,卻溫柔不了我們細水長流的歲月。一個自己不懂的人,無論用多少付出,無論有多么深愛,最后也只是給了我們一個簡單而傷人的答案——過客。何謂思念?何謂愛戀?并非是對著她,或對著無關是非的人高舉愛的宣言,而是以一種懂得,去吸引對方的目光,而是以一種真摯,去關心對方的全部。

秋色殘消花千落,醉意初冬誰染霜。冷筆蘸清墨,素紙描風月,誰來解意秋殘章,誰來續寫心斷腸;寂寞點清風,丹青筑銀城,錦瑟流年最芬芳,卻不解,風月成荒。殊不知,我一個人,倚在文字的世界,獨自書寫來來回回的斷句殘章,卻是我對你曾有過的最深的目光,最遠的念想。

后來的后來,我漸漸的明白,人生種種的經歷,其實,都只是為了填補時間的空洞,和歲月的殘缺。而我那,跳動在筆尖的流年,是你再不能懂的風月。

(原創作者:晚空)

0 我要投稿
作文投稿(芒果樹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網友點評 登錄后發表評論,別人可從你的頭像進入你的空間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!
查看所有評論
猜你喜歡

深度閱讀

在線投稿
在線分享 返回頂部
快乐飞艇怎么刷水